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推荐

人民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为什么富有生命力(人民要论)

时间:2018/12/6 17:01:11|点击数:

内容提要:民主是从人类政治生活的实践中产生的,与特定社会的经济生产方式、历史文化传统等密切相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更加注重民主的实质性,确保人民当家作主,充分调动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从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同时形成了完整的制度程序和参与实践,保证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享有广泛持续深入参与的权利。因而,它既能激发社会活力,又能凝聚社会共识,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安定团结的政治环境。

民主是一个内涵丰富的政治概念,唯有历史地、辩证地把握这个概念,才能对其形成科学的认识。民主具有复杂性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民主的形式多种多样,同样的民主形式在不同国家发挥的作用不同。因此,更有意义的课题是研究哪一种民主对自己的国家更有效。在世界政治制度史上出现过很多其他类型的民主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与之相比是个新事物,也是个好事物。它在积极稳妥的政治体制改革中不断发挥民主的优势,克服民主运行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如今,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继续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和发展,使其更加科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立足中国国情、适应中国需要的民主

考察人类文明史,民主不是思想家头脑的凭空创造,而是从人类政治生活的实践中产生的。它与特定社会的经济生产方式、历史文化传统等密切相关,并从当时的社会土壤中生发出来。

在古希腊城邦产生了直接民主形式。当时少数人的统治被称为贵族制,多数公民的直接统治被称为民主制。古希腊城邦较小的规模降低了民主运行的组织和制度成本,为直接民主提供了可能。而存在于奴隶主、平民、奴隶阶级之间的矛盾,既是城邦政治制度演变的主要动力,也为政治冲突埋下了伏笔。当时的政治观察家就指出,这种民主制往往无法长期稳定地维持,具有向贵族制演变的倾向。

资本主义登上历史舞台后,产生了代议制民主。资产阶级把中世纪封建贵族用来和国王斗争的议会制拿来为己所用,并试图借此推翻封建贵族的统治,这时选举制和代议制才和民主这个概念联系起来。资产阶级把选举、程序等形式因素作为民主的主要内涵。在这种形式民主的框架下,资本确立了自己的统治地位。但资产阶级在赢得政治权利之后,就通过设置竞选保证金、文化水平等选举资格限制,运用政党预选等手段,排斥广大劳动人民的民主权利。因此,资本主义民主实际上是资本的民主,并不是人民的民主。它并不能对资本主义制度下日益严重的两极分化、经济危机、治理困境等实质问题作出有效回应,也不能在政治上真正代表、实现广大人民的利益诉求。应运而生的社会主义高举起民主的旗帜,要求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来发展社会生产力,要求给予劳动人民不受限制的选举资格,要求实现实质性的社会公正。

在中国,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立足中国国情,建立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是在中国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基础上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是在我们追求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长期奋斗中逐步形成的。经过新中国近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不断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是从中国的社会土壤中生长起来的,适应保障人民权利和推动国家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需要,因而成为有生命力的、真正的民主制度。

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民主

各种形式的民主都注重建立一套政治参与程序。资本主义民主就将自己包装在复杂的制度和程序之中,但对实际结果并不关注,解决社会发展重大现实问题的能力较弱。事实上,只要不解决资本的统治问题,任何程序设计都不能带来实质性的民主,无法真正维护人民根本利益。与片面强调程序的资本主义民主不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首先强调民主的实质性,即致力于保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巩固和发展,确保人民当家作主,充分调动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从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同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形成了完整的制度程序和参与实践,保证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有广泛持续深入参与的权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迫于广大劳动人民的斗争压力,不得不在扩大选举权、节制资本等方面作出一些妥协。但应看到,资本主义民主是为资本统治服务的,它无法突破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及其基本制度,也不可能根本解决资本主义社会的问题。

国内国际实践都表明,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需要有一个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从根本上维护人民利益的政治领导力量,这是建设社会主义的政治保障。因而,巩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坚强领导,才能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民主。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坚强领导,是坚持社会主义、防止包括资本在内的各种非民主力量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前提。在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前提下,我们党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项事业中充分发扬民主。从人民代表选举到基层社会治理以及执政党内部的政治生活,我们党都坚持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尊重和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不断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保证人民当家作主落实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通过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维护人民根本利益,成为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民主。

凝聚社会共识、实现和谐有序的民主

资本主义民主的制度设计服务于社会不同利益集团的竞争,西方的政党和政客大都是某个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对他们而言,只要能在竞选中胜出就达到了目的,是否提出并执行符合全体人民利益的主张并不重要。政客为了胜选,必须迎合支持自己的选民群体,因而会不同程度地忽视其他选民群体的利益。这自然会产生不同利益集团的冲突性政治,两党制或多党制是其必然结果。

一些西方国家的两党制催生了官职分赃、选举舞弊、恶斗攻讦、权钱交易、政商勾结等资本主义民主的“规定动作”,直到今天这一幕幕仍在上演,整个社会并没有在民主中团结起来,而是日益撕裂。还有一些西方国家实行的多党制在这些方面也是大同小异,有的国家已经陷入既选不出好的领导人、又出现不了强有力的执政党、更出台不了应对国家发展难题的合理政策的治理困境。与之相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显示出独特优势。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具有坚实执政基础、广泛群众基础的先进政党,能够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之所以能实现各方面意志和利益的协调统一,除了缘于执政党的政治属性,还因为我们党不仅重视选举民主,而且重视发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作用。协商民主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资本主义民主在实践中将民主的主要内涵限定为多数决定,也就是一部分人的意志统治另一部分人的意志。实际上,多数决定有时并不是一种好的民主办法。比如,如果两种意见人数基本相当,以微弱多数来压倒对方显然就容易埋下社会冲突的隐患,更无法调动绝大多数人的积极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将民主协商作为一种贯彻始终的工作方法和政治原则,充分发挥民主协商的作用,既能最广泛地调动人民群众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激发政治活力;又能最大限度地凝聚共识,画出最大同心圆,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安定团结的政治环境。

如果说资本主义民主是在塑造对手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则通过协商的办法塑造亲密合作的朋友关系。通过推动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统筹推进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以及社会组织协商,将协商的精神渗透于政治生活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各行各业的群众都参与到民主协商中来,日常政治生活的民主化就会深入推进。所以,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历了人类历史上空前迅猛、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但并没有像一些西方人所预测的那样走向崩溃,而是在有效解决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的过程中不断增强凝聚力、向心力,实现了和谐有序的快速发展。

本文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