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 > 拉祜文化 > 文学

红莲传说

时间:2016/8/4 10:17:18|点击数:

  N年前 雨之莲

  N年前,水城发生大旱,水镇发生大旱,半年没下一滴雨了,村民死的死,逃的逃,等到我出生的那一天,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我出生之前,大地一片灼热,天空中的暴君——太阳肆意烘烤大地,所有的河都已干涸,大地裂开了一道道口子,人们在大地上垂死挣扎,他们能做的,唯有祈祷,等待神灵的保佑。

  父亲跪在地上说,神呀,下雨吧,救救我老婆,救救我儿。

  整个水镇响起了人们泣血般的呼声,神呀,下雨吧,救救我们……救救我们……但那些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隐入了尘土。他们一个接一个被太阳烤干,倒在地上,渐渐萎缩,最后就被毒辣的阳光烤得蒸发了。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随着我的一声哭泣,被烤得发焦的天空顿时一声惊雷,顷刻间下起了瓢泼大雨……那些萎缩在地上将要变为气体蒸发的人,当雨点降临到他们身上时,他们的身体突然增大,增大到他们本来的面目,然后,他们活过来,一跃而起,在雨中奔跑。那是多大的一场雨呀,那是怎样的一场及时雨呀,多少年后,人们对那一场及时雨的来临记忆犹新,感恩戴德。

  父亲把雨水灌入奄奄一息的母亲嘴里,雨水清凉,在母亲身体里发酵,我张开嘴巴,雨水变成了乳汁,涌入我的身体,我睁开眼睛,看到了天空中的那场雨,那场迎接我降生的雨——雨是红色的。

  村庄的人给我起了名字:雨。多年以后,在我生命的轮回中,我再没有看到那样的红雨了。

  红雨来临预示着吉兆,预示着拯救,预示着吉祥安宁降生大地。

  我母亲说,你和莲有缘,你出生的前三天,一朵红莲般的红云笼罩着整个村庄,一直三天三夜,等到我出生后才散去,那一天,我家院子里石板上长出了一株奇怪的植物,翠绿的大叶子,毫无枝蔓,笔直的干,红花绿叶,娇艳无比,芬芳远播,香远益清。那时,水镇一个一百二十岁的老人说他一生都没见过这种神奇美丽却能够散发清香的花朵,人们充满新奇后感到惶惶不安,后来,人们才知道那叫“莲”。

  莲,我的每一生,都和她有关。

  唐朝 红之莲

  我生下来的时候,我娘做了个梦,梦里,有位德高望重的僧人对她说,此子前世是水神,掌管天下之水……这个传说像瘟疫一样流传开去,一年的功夫,我神奇般长成了成年人的个子,人们就更加把我当成神灵了,他们把我当成水神转世,今生是水的王子——高贵圣洁的王子。所有的子民都跪拜在我的脚下,他们说,最高贵的王子呀,让我亲吻你的灵魂,让我永生做你的奴仆,请保佑我等子民,赐我圣水,永保安康。他们真的亲吻了我的脚,却不敢仰视我的容颜,在他们心目中,我是圣洁的,圣洁得像一滴湖里的清水,最重要的,我是水的象征,有我,就有水,我所到之处,带来甘露,带来润泽。

  有水,才有生命和生灵。这个世界上,天子贵族、平民百姓,芸芸众生,谁都离不开水。

  每年“圣水节”,四面八方的人们都穿着盛装,拿着瓶子,到“涌泉”里取水。他们拿到水,匍匐在我的脚下,载歌载舞,感谢上天赐给他们生命之水,感谢我保佑他们幸福安康。那个时候,水城的子民,他们是幸福的,满足的,可是我,高高在上的王子,我的眼睛里冒出寂寞,寂寞像野草一样在我的内心里疯长。

  莲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一切。

  她是莲,美丽的莲花,也是一位美丽女子的名字。

  在遥远的京城,在莲出生、成长的地方,那里有一种紫黑色的污泥,任何女子,身上只要沾染上了那种污泥,不管她怎么清洗,也不会完全洗去那种紫黑的颜色,那种污泥就像伤疤一样附在她们的身上,有人传说,那是女巫的诅咒,任何努力都是徒劳,但是事实证明,只有莲,身上绝不会留下那种紫色的污泥留下的疤痕,她的皮肤,一直柔嫩光滑,像是从清水里长出来的莲花一样。

  莲说,她梦到一个男子,他有修长的身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有一双温柔如水的眸子,她希望有一天,那个男子骑着白马带她离开苦海,一起去寻找幸福和快乐。

  身边的女伴讥笑,像我们这样的风尘女子,别想太多,想多了容易憔悴,容易老去,在风尘里,能快活一天就是一天。

  她说,我一定会等到他的。

  于是她被那个美丽而激动人心的梦兴奋着、激励着,她一直在满是泥塘的风尘里苦苦挣扎。

  有一天,他真的来了,她的男人,她的王子,骑着白马来到她的面前,他真的像梦中所见到的那样,有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睛,他的眼睛,深深地停留在她的脸上。

  莲,我终于找到你了。

  眼泪从她的眼睛里奔涌而出,我等你等得好苦呀。

  他伸出手,把她拉上马背,有紫黑色皮肤的人们想阻挡之时,那匹白马,嘶叫一声,绝尘而去。

  他们回到水城。

  水城的人们都说,她是肮脏的人,无数男人亵渎过她,无数女人羡慕和嫉妒过她,他们拼命在我面前证明她有多么的肮脏,可是我知道,莲,出淤泥而不染,我爱上了她的美丽,爱上了她的圣洁。

  莲,上天赐予我的红姑娘,她就在我的面前,她美丽,清纯,此刻坐在我的大腿上,轻抚我的脸,我的眉睫,我的身体,我完完全全融化在她的气息里。

  莲,我的红姑娘,我爱着,深深地爱着。

  红色的光芒铺满大地,爱的液体滋润大地,大地长出了莲一般美丽碧绿的花朵,花朵布满了池塘、布满小河和山冈。青蛙在上面憩息,雨点在上面聚集,鱼儿在下面乘凉。

  有一天,镇里来了一些奇怪的人,他们披着黑色的斗篷,带着黑色的面具,那些黑色的面具,像是粘在他们脸上的皮肤,总是拿不下来,他们在水镇做法事,给人们喝保平安的药水。

  有一天,他们看到莲在池塘里种的莲花,他们大吃一惊,他们黑色的脸立刻变得通红,他们说,在远古的传说里,这是一种妖魔之花,是邪恶的化身。

  他们之中有卜者预言:大莲花出现,妖魔乱舞,祸害出现,家破人亡。

  我听到这些话,让人们把他们赶走了,那些黑衣人恶狠狠地说,莲花害人哪!预言一定会成为现实。

  几天后,干旱来临了,干旱是个恶魔,它所到之处,大地被烤焦了,蜘蛛、蝗虫、红蚂蚁、蝎子成群结队出来,人们流离失所,饥不果腹。

  水城也处在干旱的中央无法自拔,稻田干涸,麦苗被烤焦,水井干枯……人们四处奔走。

  在大家混乱不堪的时候,一个美丽的巫师说,是你们的王子——雨出了问题,上天降下灾祸惩罚你们。

  百姓们开始对我产生看法,在没有水的年代,我不再是他们值得尊重的神。他们再一次审视我的周围,他们因为干渴而通红的眼睛发现了莲,那个和我相知相爱的美丽女子。

  红莲,那倾国倾城的美丽,刺痛了人们的眼睛,扭曲了她们的心灵,人们似乎找到了一个借口,他们对着红莲,一起高喊,杀了她……杀了她……

  一个外来的人说道,他原是京城“红莲坊”的头牌,是最低贱的人。高贵的雨王子,是不能和低贱的红姑娘在一起的 。

  我说,相爱就能在一起,谁也无法阻挡我们,相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无关他人。

  是贱人红莲诱惑了我们的王子,王子一旦受到诱惑,水神震怒,我们的安宁不保。

  村庄里的人都吼叫起来,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杀死妖魔红莲,以祭天神。

  汹涌的人群把她从我的身边抢走,用火烧她的身体,用脚把她踩在底下,她被蹂躏,被践踏。

  我听到了红莲的哭泣、哀求。

  放了我吧,我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没干过坏事。

  贱妇,你害了全镇的人。

  我怎么会害全镇的人呢!

  干旱,是你带来的,你诱惑了我们高贵的王子。

  怎么可能,我一个弱女子……

  一个长着鸡嘴一样嘴巴的人跳出来,使劲给了她一拳。红莲的嘴巴立刻鼓起来,像蛤蟆嘴那样,又肿又红,她的眼睛里突然流出绿色的血,血把水城的青石板染成一片一片的绿。

  妖精呀,血都是绿色的。

  放开她,放开她,我叫着,我丝毫没有一点力气,嗓子里冒出了烟,可是我也动不了,我被放入一个巨大的笼子里,笼子的轴是纯钢打制的,我差点把手摇断,它还是固若金汤。

  我眼睁睁看着人们把她一步一步架上城楼,水城危楼百尺,她被人从上面推下楼去。

  我的美丽的红莲姑娘就像一朵莲花,从上往下飘落,一直往下,直到她的身体接触坚硬的石板

  想当年呀,我坐在小楼阁,想我那俊美书生,白马王子骑白马……

  声音戛然而止……

  此时,整个水城发生了一场大灾难,河里、池里、塘里的所有莲花枯萎而死,随风飞舞,化成了空气,消失了。

  莲的肉体也消逝了,片片莲叶枯萎,在风中分散,左一片,右一片,上下各一片,她的魂魄也各奔东西。

  我的泪奔涌而出,站在高高的城楼上,向着莲逝去的方向,我从上面飞了下去,毫不犹豫。

  雨王子从上面跳下来了,一声惊呼。所有的人看到,大地忽然在阳光中炸裂。我的身体长出绿色的莲叶,我的胸膛里长出红色的花朵,我变成了一株红莲,播散芬芳和玉露,润泽万物。

  大旱终于过去,人们争相庆祝,可是又有谁能记起,我和我的莲,身在何处,我和我的莲,魂归何方,我和我的莲,爱何所依?

  莲,我的姑娘,我的爱,我们,来世再见。

  明朝 惑之莲

  整个村庄接二连三地丢失了人,丢失的都是青年男子。

  那个时候,我们村庄来了个美丽妖艳的女子。她有着美丽的容颜,倾国倾城的相貌,没有人不被她迷住。

  那个女子说,她叫灵,神灵的灵,她是峨眉山来的女道士,超度人的灵魂,她能做法事,能驱鬼还魂,法力高强,有人看到她把地里的蚯蚓全唤出来了,蚯蚓们排成一行行队列,等着公鸡把它们吃掉,也有人说,她给村庄里瞎眼的夏奶奶喝了一碗圣水,夏奶奶眼睛就能看见了。她来到这个村子后,池塘里的莲花、河里的莲花渐渐少了,那个叫灵的女巫师,她恨莲花,她说莲花是不吉祥的东西,是灾祸,她的魔杖一碰到莲花,莲花就枯萎了,干瘪了,缩入了泥土里。

  有一天,她遇到了我,她的眼睛立刻放出了奇异的光芒。

  她说,我们似曾相识,在前一世。

  我是凡人,我没有前世。

  你有的。她说。

  我感觉莫名其妙,赶紧离开了她。

  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我不会的,我对灵说,我有我爱的女子,她在等我。

  我说的是莲。

  我到这个世上,就是要和莲会合,和她相聚相爱,只要我们相遇,就一定会发生奇迹,这是一个美丽而神奇的预言。

  原来女巫师灵是巫婆,吃人的巫婆。我亲自见到他吃人,吃年轻的男子,把他们的衣服扒了,挖出心,一口吞下,吃了人心,巫婆这辈子就可以转世成人,下辈子就不再是巫婆,不必生活在黑暗中,也许可以转世为达官贵族,可以转为白马王子,有身份,有地位,还可以和心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幸福一辈子。

  请你们相信我,灵是邪恶的巫婆,她吃人心。

  我对李大麻子说,对赵小六说,灵是妖怪,吃人的妖怪。

  哪有这样美丽的妖怪,李大麻子不信,赵小六当然也不信,赵小六说,要是她是妖怪,我宁愿死在她的手里,她真他娘的漂亮呀,赵小六的嘴角流出涎水。

  是呀,我是巫婆,专门吃人心的巫婆,灵朝我做了个鬼脸,大家都笑起来。

  他开玩笑呢,大家散了吧,村长说,以后不要再说灵姑娘是妖怪了。

  我要是妖怪,我第一个就吃了你,灵的笑声唧唧地响。

  夜风飕飕地响个不停,我的茅草屋破了,风从屋外使劲吹进来,我点了油灯,挑起灯芯,今晚,我感觉会有许多事情发生。

  我朝门外看去,一群乌鸦飞来飞去,簇拥着一个黑色的幽灵一直走到我的茅屋前。

  巫婆灵就在门外,眼睛迷离而诡异。

  你出来吧,雨。巫婆发出凄厉的声音。

  我不出去,我出去你就吃了我。

  我不吃你,我想着你呢。

  门外,一群群蛤蟆,在巫婆的指挥下跳起奇怪的舞蹈,月亮发出青幽幽的光,猫头鹰们的眼睛蓝幽幽的,嘴里发出濒临死亡的奇怪的暗语,蛐蛐们唱着邪恶的催眠曲,草地上躺着几个人,他们都死了,蚂蚁和蚱蜢在他们的尸体上跳来跳去,一堆接一堆的蚂蝗,大口大口地吮吸他们的血液,不一会,他们就只剩下一具具干瘪的空壳子了。

  我朝门外看去,巫婆身上穿着黑色的裙子,包裹着她邪恶而丰满的胸脯。

  你不想要了我吗?巫婆说,很多男人都想要我呀,要是你想,我会毫不犹豫给你的。

  我不要,你会吃了我,吃得骨头都不剩一根。我闭上眼睛,心里默默念起了“小悲咒”。

  那你看看我也行?不看我,你会后悔的,一定会的,巫婆的声音软软的,充满了诱惑。

  我忍不住把眼睛看向门外,我看到水镇的夜里,大风把叶子吹得哗啦啦响,巫婆一丝不挂地暴露在我的面前。

  出来吧,我要让你心甘情愿地走出来,我的男人,你出来吧,我是你的。

  我不由自主地站起来,我的身体好像不是我的身体了,脚不是我的脚了,它忍不住迈出门去,忍不住朝着一丝不挂的巫婆灵走去。

  巫婆灵,这邪恶的女人,她将要勾引我,将要让我走进万劫不复,可是我却忍不住,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和脚步,我正朝万丈深渊走去。

  她的身体越来越近,我的手伸向她的胸脯。

  哈哈哈,没有一个男人能摆脱我的美色,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也不能免俗,我的王,高贵的三太子。

  巫婆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惊飞起了两只乌鸦。

  我的身体和巫婆接触了。

  巫婆抓住了我,摸着我的脸,巫婆说,你终于属于我了,我要了你,我就能活两百岁,也许会永远不老。雨,你的血肉都是雨做的,圣洁的,你是上天垂怜人间的甘露,你是流落民间的王子,你的前世,便是南海龙王的三太子。

  刹那间,我手里的匕首刺入巫婆的胸脯,巫婆的笑脸在风中戛然而止,她脸上的血气,一片片地飞散,她的身体将要变成一团雾气,四周响起无数只老鼠“吱吱吱吱”的怪叫声。

  她邪恶的脸变得苍白和痛苦不堪。

  现在,你元气大伤,没有法力了,再也没有能力害人了,巫婆。我说。

  我上当了,上了你的当了!她的脸变得扭曲和邪恶,不过,雨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等着瞧。

  我会遇到她的,我美丽的莲仙子,只要遇到她,就一定会发生奇迹,你不会不知道这个预言吧,巫婆。

  不会的,这辈子你不可能遇到她,巫婆尖叫着,邪恶的眼睛变得浑浊。巫婆变成一团雾气,在我眼前消散了。夜里,池塘里的莲花一下子枯萎了好多。

  那一年的明朝,水城大旱。

  太阳变得毒辣,它变成邪恶的帮凶,它每天早出晚归,所到之处,庄稼死亡,牛羊化成了灰,大地开裂了,长脚蜈蚣、黄皮蝎子、黑头蚂蚁跑来跑去,看见家畜和生灵,一拥而上,分食了它们的尸体。河里的螃蟹,沟里的青蛙、田里的秧鸡全部跑到了岸上,人们如热锅上的蚂蚁,饥渴的他们眼睛里流不出一滴泪了。

  神通而美丽的巫婆灵在神台上做起了法,做完法事,她大汗淋淋地说,水城大旱,天神发怒了,只有用雨的血祭天,才能平息神怒,才能解除旱情。

  镇长说,雨是好人呀,他是善人。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雨,必死无疑。

  那……那只能牺牲他了。

  高高的祭台上,我被五花大绑。

  巫婆给我准备了许多干柴,布满我的周围,只要巫婆一声令下,熊熊大火绝对会将我烧成灰烬。

  烧死了雨,上天一定会降下雨水吗?愚昧的人们纷纷说。

  一定会的,雨是邪恶的,他犯了桃花,动了凡心,天神发怒了,降下惩罚,只有用他的血祭天,才能平息神怒,换得降雨。

  那就赶紧杀了他,杀了他。

  祭天神,求雨,祭天神……求雨。百姓的呼声震耳欲聋。

  巫婆得意洋洋地看着我,她走近我,带着几分讥讽和胜利的傲慢。

  你的仙子呢?

  会来的。

  你就快要死了,还说这样的话。

  你的阴谋不会得逞的。

  你快死了,要死之前想说什么话呢?

  我狠狠地看着她,巫婆,你一定会被消灭的。

  哈哈,谁也救不了你了,只要仙子不出现,没人胜得了我……你要是不想死,你就屈服吧,我给你自由,给你生命。

  我绝对不会的,巫婆,你杀死我吧。

  点火……祭天,巫婆灵尖叫。她美丽、邪恶的眼神透着杀气和诡异。

  巫婆灵亲自点燃了火把。

  我仰头望天,天上的白云变幻,我心里说,莲,这辈子,我又要和你擦肩而过了,不过,下辈子,我等你。

  一声惊呼,一个红衣女子拨开人群走过来,人们不由自主地给她让路,她带着高帽,面披红纱,没人看清楚她的脸,她所过之处,留下点点莲花,带着一丝余香。

  人们只感觉到一丝清风,一丝凉意,水镇的人们,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她慢慢走上祭台,走进火圈里,奇怪的是,熊熊火光对她没有丝毫的伤害,火苗一遇到她的身体,自动避开了。

  她从火光中走了进来,紧紧抱着我。

  雨,我来了。

  来得正好,我气喘如牛,火苗已经钻进我的鼻子,卷走我的头发。

  我们融为一体,周围的火苗纷纷落下,就像树上纷纷落下的叶片,大火瞬间熄灭了。

  顷刻间,巫婆厉声尖叫,像是着了魔一样,她迅速苍老,皱纹一下子就布满她的脸庞,白发占据她的头顶。

  啊,巫婆惨叫一声,她的脸迅速腐烂,她的身体顷刻间化为白骨,最后化为灰烬。

  雨,下来了。

  民国 逝之莲

  那天下午,我的羊丢失了,那是一只好羊,长长的角,雪片一般的毛,我顺着山找我的羊,太阳偏西了,它常常去的地方我都找了个遍,我想我的羊大概是死了,或者是被人宰杀了,要不然不可能找不到,我们村杨老四家的羊就被人偷走宰了,偷走羊的人第二天就把羊肉挂到集市上去卖,杨老四寻羊来了,看到集市上挂着的羊肉,大哭起来,说,这是我家的羊呀,不由分说把卖主拉到了保长家,后来警察一查,果然是他家的羊。

  那天下午,是一片云把我引了去,我正寻找羊,一抬头,就被天上的云给吸引住了,那是什么样的云呀——美丽、绚丽多姿,最重要的是它的样子,奇怪极了,是一朵莲花一样的云朵,红色的云朵,它飘动着,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跟着它走,走了好一会,我停下脚步,那朵云也停下来了, 我走,那朵云也走,我像是着了魔一般跟着那朵云走了好久,最后它完全停下来了,我这才发现我走出了很远,我的羊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我暗自后悔的时候,抬起头,那多红云奇迹地消失了,我又累又渴,正准备返回去,天空中突然响起巨大的轰鸣声,一只巨大的铁鸟突然飞出来,在我的头顶盘旋,它激起很大的气流,把我身边的树木和小草吹得东倒西歪,我吓得趴在地上,悄悄向天空看去,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又飞来一只铁鸟,两只铁鸟在空中飞来飞去,相互吐唾沫,那些唾沫像红色的火星,落到地上就一声巨响,顷刻间变成了大火球,我完全惊呆了,过了好久,一只铁鸟被另一只铁鸟吐出的唾沫击中,它像喝醉了酒,歪歪斜斜地飞,接着它的翅膀被一团火包住,最后它似乎没有力气飞了,一头向一座山撞去。一朵红色的莲花从它的肚子里掉出来,那朵红莲越来越近,最后落到我身边的一棵树上。

  我掐了掐自己,知道不是在做梦,好不容易才把树上那朵红莲花扯下来,我惊异的发现,红莲花的花蕊里长出一个人,一个美丽的姑娘,我的脑子乱得很,我无法用语言形容她的美丽。

  过了很久,她才悠悠醒过来,一醒过来,她凶恶地拿出一个铁家伙对准了我,她睁着杏眼,怒气冲冲地说,你是什么人。

  这话我听得懂,我吓了一跳,我说,姑娘,我是放羊的,我来找我的羊,你就从天空中掉下来了……

  哦,她哦了一声,晕了过去。

  水,水,她不停地说,水。

  我们这里干旱,多年缺水,我也渴得厉害,叫我去哪里弄水,我想走,看看她美丽的脸,舍不得走,我想抬着她走,可是她太重了,我于是把她放到一个山洞里,然后到处去找水,天黑之前,我终于找到了一汪水,那水泪汪汪地躺在一个小凹蓞里,好像等着我来喝了它,我当然不客气,喝了一通,可是要怎么样才能把水带走,我是有办法的,我想了想,把我的小褂袄脱下来,浸满了水,又嘴里满满地含了一口,然后往回走,好几次我都差点把水喝了,我不敢喘大气,怕一不小心喝光了水。

  回到山洞,我的嘴对准她的嘴,把我嘴巴里的水放到她的嘴里,她似乎挣扎了一下,碰到水,又使劲地吸我的嘴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样过。我把褂袄拿下来,使劲的拧,把上面的水拧到她的嘴巴里和脸上,她就醒了。

  你救了我?谢谢,她跟我说话了。

  不用谢,我脸红了,我是个爱红脸的人。

  你叫什么?

  红莲。

  那天晚上,天上繁星满天,就像萤火虫挂满天空。我把红莲背到了我的家里,已经是深夜了,水镇里的人们全在梦乡里。

  家里就你一个人?

  是的,我是孤儿。

  我来这里,你对谁也别说,好吗?我养好伤就走。

  我不说。

  你是好人。

  要是在白天,她一定能看到我的脸红了,我问,你是干什么的,你从那铁鸟上落下来,你是仙人?

  呵呵,那是飞机,我是革命者,解救劳苦大众的。

  那一天晚上,我的梦里出现了一大朵红云。

  保长在村子里叫,全村的男女老幼,请到祠堂前集合,长官要训话,他的声音又尖又长,像女人的声音。

  他们来找我的,我得走了。红莲说。

  不,你不要走,躲在这,这个地窖没人知道,安全,你现在出去,他们肯定会发现你。

  她看了看我,想了想说,好。

  祠堂前站满了人,周围都是荷枪实弹的大兵,还放着一门炮。

  全村的人全都来了吗?

  都来了,保长的腰弯得像一张弓。

  全都来了?

  都来了。

  那好,开始搜吧。

  扛枪的大兵们开始行动,挨家挨户搜索,村里鸡飞狗跳,牛羊的叫声不绝于耳。

  可怜我的鸡鸭,可怜我的羊,人们心里一阵骚动,一阵紧张。

  长官,没有。士兵们回来复命。

  长官手里拿出一捆白色的东西,他发话了,有革命者在附近的山里坠机,怀疑藏在附近,知道的人赶紧汇报,知情不报者格杀勿论,报告的给予大洋奖励。

  我知道,不就一个人嘛,我能找到,长官,给多少大洋。

  大家看去,原来是张老吹,张老吹为什么叫张老吹,因为他这人总是爱吹牛,不管对不对。

  好,把他带上来。

  他被人架了上去。

  不就是一个人嘛,我知道,他就是坐这东西来的——他指指那白色的布——她从天上飞下来的,我看见了。张老吹眨眨眼,得意地说,他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的样子。

  那你说,他在哪里?

  赏银呢?张老吹拿出在集市上讨价还价的样子。

  你说了就给你。

  你先给。

  “唰”地一声,一杆三八大盖顶在他的脑袋上。

  我说,我什么都见过的,别拿这吓唬我……张老吹还想接着往下说,三八大盖一声响,震得人们的耳膜嗡嗡响,远处的一块瓦片掉了下来。

  说,她在哪里?

  我……我……我不知道。

  一声枪响,张老吹的大腿被打了一个大洞,血一下子喷了出来。张老吹面如纸色,一下子瘫在地上。

  说,她在哪?

  我说,我说,其实我不知道,我胡说的……我想……我想领赏金。

  把他吊起来。

  村子里最爱吹牛的张老吹被吊起来了,像一块晒在阳光下的腊肉一样,周围的空气凝固了,人们大气都不敢出。

  说,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呀……

  一声皮鞭响,张老吹杀猪似的叫起来。

  我不知道呀,都是我这嘴……我这嘴……害的我呀……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接下来吊上去的是木匠李大树,李大树估计什么也不知道,被打得皮开肉绽,他杀猪似的叫,天杀的,不是我呀,谁知道谁赶紧说了吧,疼死我了,谁知道不说不得好死呀。

  第三个被吊上去的是李小骗子,村子里很多人都被他骗过,人们心里都希望他被狠狠打一场,特别是杨老大,他的媳妇被李小骗子骗出去拐卖了。这小子不经打,才打了一皮鞭,他就杀猪似的叫起来,他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说,是大雨干的。

  大雨就是我,我说,李小骗子,我日你祖宗,你诬陷人。

  是真的长官,那天晚上半夜,我去找老相好杨寡妇,看见大雨偷偷摸摸背着什么东西回来,像是一个人,我肯定是他。

  天杀的李小骗子,你答应我不说的,你说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说的,人群中有人嚷起来,是杨寡妇,她男人中风死了还不到两个月。

  人们想笑,没有笑出来。

  把他带出来,那长官的手指向了我。

  他们把我吊起来。

  说,是不是你?

  不是。

  说,不说打死你。

  不说……

  皮鞭打在我的身上,肩膀上,脸上,后来,我一句话也不说了,心里直想着那朵莲花一样的红云,想着那个美丽的女子,慢慢地,身上一点也不疼了,噼里啪啦的皮鞭声像是乐曲一样,我的脸上绽开了莲花一样的笑容。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一丝声音,皮鞭打在我身上,似乎已经毫无意义,原来为一朵红莲被打是一件很畅快的事。

  水镇的人惊悸而佩服地看着我,木匠李大树和李小骗子也佩服地看着我,甚至打我的人好像手软了……多少年后,人们仍旧能想起孤儿大雨在敌人的皮鞭和淫威面前,毫无惧色,坦然面对。

  住手,一声惊呼,大家往后看去,一个红衣女子,像朵红云,站立在人群外。

  别打他们了,我在这里,她笑得姹紫嫣红,美丽无比。人们被她的美丽惊呆了,丝毫没注意到她轻轻抬起手,一声枪响,在一个长官的头上开出了一朵红花。

  一阵枪响,顷刻间,她的美丽陨落了,我努力转过头,睁开眼睛,那个叫红莲的女子,她的身上开满了红莲花。

  我惊异地看到,她变成了一朵红莲,飞了起来,像一只鸟儿,一直飞,飞入我的生命之中。

  文革 乳中莲

  有个问题一直缠绕着我,红莲,她还活着?还是死了?

  那时候,在水镇中心小学,有一个女孩一直和我坐在一起,上课的时候,饿呀,能听到肚子咕噜咕噜叫,我听到她的,她也听到我的,我们彼此不用说就知道对方的饿,她太瘦小了,黄黄的脸,枯黄的眼睛,瘦瘦的身体,麻杆一样的手脚。

  她似乎从来没有吃饱过。

  我们别上课了,我们去找东西吃吧,太饿了。

  不行,老师会骂的。

  老师都被批斗了,她都管不了自己了,走吧。

  我们去镇棉花工厂后面的垃圾坑里找东西,棉花厂已经倒闭了,大门锈迹斑斑的,垃圾坑已经被人翻过了,我们掏了好久,没掏出什么。

  走吧,红莲,看来今天我们得挨饿了。

  等会,她惊叫了一声,我吓了一跳,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一株幼苗生长着。

  那是什么。

  是花生苗。

  万岁,我们两个叫起来,顺着苗往下翻,抓住那一粒花生了,它静静地在躺在她的手中。

  来,给我握一会,闻一闻。

  小心点,她把花生粒送到我的手中,我拿到鼻子底下闻了闻,一股久违了的花生的味道一下子窜进我的鼻孔,我的肚子翻江倒海,像是吃到了一碗花生汤那么舒服。

  来,我们分了它吧。

  嗯,分了吃,吃花生汤啰。

  她轻轻剥开花生壳,慢慢地把里面的两粒花生粒拿出来,大的一粒给我,小的自己留下。

  吃吧。红莲说。

  那一粒花生粒,刚在我的嘴里停留了一会,就急不可待地滑进肚子里了,我有点生气,还没享受够,就没有了。

  还有这个呢,她说,红莲手里握着长出的一小段花生米苗,二三厘米长的样子。

  这个也可以吃的,她说,然后用手一掐,把根部递给我。

  根部更有营养,你们男孩子消耗体力多,给你吃吧。

  花生苗进入了口腔里,甜滋滋的,比花生粒还有味道,嚼了好一会,才把它咽到肚子里。

  我们到铁路上找找吧。

  我们顺着铁路走了好久,太阳偏西,身体里的花生早就消化完了,疲乏的厉害,再走了好一段,什么也找不到。

  我们回去吧,她说。

  等等,我突然睁大眼睛,爬在铁轨上,慢慢把脸往前移动,一种食物的味道深深地吸引了我。

  我闻到了,我好像闻到了瓜子的味道。

  不可能吧,你饿晕头了吧。

  相信我,你帮忙找找。

  红莲把瘦小的脸贴在铁轨上,她惊喜地叫起来:大雨,你看,瓜子……瓜子。

  我凑过去一看,真的,有瓜子,卡在两根铁轨的下面。

  我就说嘛,我闻到了它的味道,我的鼻子呀,比狗还灵。

  你鼻子好厉害呀,让我数数几颗,一二三四五……五颗,一共五颗。

  五颗瓜子静静躺在那儿,金灿灿的,发出诱人的香味。

  我把手伸进铁轨的缝隙,我的手指抓到一颗瓜子。

  来,让我来,我的手小。

  红莲把手伸进里面,抓出了两颗。

  太难拿了,这两颗算了吧,我说。

  好不容易找到了,怎么能算呢,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远处响起了火车的汽笛声。

  红莲,火车来了, 两颗瓜子,算了吧,我们有三颗了。

  不行,火车一来瓜子就被气流带远,找不到了,我摸到它的头了,它太狡猾了。

  火车“哐嘡哐嘡”的驶了过来,由远而近。

  快走,快离开,火车来了……

  快了……

  红莲,快离开,火车来了,我大喊。

  马上……火车“哐嘡哐嘡”地驶了过来……我头一晕,倒在地上。

  我的嘴里充满了瓜子的味道。

  我们几个人,冲进一家大门。

  我看到,她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站在院子里,眼睛里惊慌失措。

  红卫兵们开始搜东西,一个叫钟建国的红卫兵一把把墙上的画报撕了,他嚣张地叫道,“这是资产阶级的东西,你们的思想被资产阶级腐化堕落了,打倒资产阶级!”

  求你们了,别抓我老爸去批斗,他老了,身体有病……

  不行。

  大雨,大雨。求求你了。她站在院子里,身上穿着一件褪了色的红衣服,像一朵老画报里的红莲花。

  别跟我求情,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和阶级敌人不讲情面,毛主席说了,要和一切反动派做坚决的斗争。

  求求你们,押我去批斗吧,别抓我爸,我比我爸罪更大,我对林副主席不尊重……

  你怎么对我们伟大的林副主席不尊重了?

  我……我……读错他的名字,我读成林虎。

  那还了得,你这是重罪,污蔑我们伟大的毛主席最亲密的战友——林副主席,你污蔑他是吃人的老虎,把她抓起来。

  带反革命分子,牛鬼蛇神李红莲。

  我架着她走进会场,所有的人都沸腾起来,她跪在地上,我把她的身体使劲往下压,她的双手被我架到后面,她的表情痛苦地抽搐,我听到她的骨骼“吱吱吱”地响起来,就像村里牛大板老汉推的独轮车,一会儿,“咯吱咯吱”地响,过了一会儿,又“咯吱咯吱”地响。

  现在我宣布,反革命分子、资产阶级分子李红莲的罪状……打倒李红莲,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我的心激动起来,我的脸兴奋起来,那时候我完全忘记了,一个月前,在一间废弃的瓦窑里,我把李红莲的身体压在自己的身体下,那时候,我的脸也忍不住兴奋地发红。

  有人把我的脚踏住,把我的手高高架起来,就像电影里的飞行员开飞机一样,我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位都脱节了,我感受到了以前李红莲所承受的一切痛苦。

  台上开始宣布我的罪状:反革命分子大雨,是打入人民内部的敌特分子……

  冤枉呀,不是,我不是……我沙哑的声音被台下洪流般的掌声淹没,瓦片、石头、土块、唾沫向我飞来……

  一滴水滴入我的嘴角,又一滴水进入我的嘴角,我拼命吮吸,我慢慢地感觉到了,那不是水,是……是乳汁,我久违了的乳汁,含着黄豆和野菜的味道,虽然少得可怜,可是已经能够让我活过来了,我的意识慢慢恢复,我感觉那丝乳汁冰凉,甚至带着一丝血腥味,我感觉到,那是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那熟悉的味道呀……是那丝乳汁救了我,唤醒了我生命的本能,让我有种活下去的强烈的冲动,生命的意识在我的心里奔腾,蓬勃,

  他醒过来了,有人轻轻说。

  红莲,她还在吗?活着还是已经死去?

  2011年 血之莲

  我是雨,水城水镇的科技带头人,水镇的人都知道我叫“雨”,却不知道我的来历,不知道我的身份,不知道我的一切,他们只知道,我是他们的救星,我带他们脱贫致富奔小康。

  几年前,有人在一条河里发现了我。

  发现我的是水镇一个女子,她有一副饱满的好身体,像一颗饱满的大豆,一张美丽的莲花小嘴,一双白嫩的莲花手。

  那天,她在水镇河里洗衣服——奇怪,那天就只有她一个人——上游突然漂下一片大叶子,那时候水镇上的人,不知道那是莲叶,她也没注意,等莲叶飘到眼前,她惊叫一声跳起来,“死人哪”。

  她当时看到巨大的莲叶上托着一个男人,那莲叶到了眼前就不再往下漂动了。她大着胆子走过去,用手一摸,那个男人还有一丝气息。

  她看看四周,没有一个人,她丢了衣服,使出吃奶的力气把那个男人拉到岸边,她不停地用手挤压他的胸口,过来好一会,男人丝毫没有动静,她看看四周,想了想,她俯下身子,轻启朱唇,不停地往他的嘴里吹起,这样折腾了好一会,当她累得不行的时候,那个男人才闷哼一声。

  终于醒了,她舒了一口气,她这才注意到,男人有着高大的身材,眉清目秀,仪表堂堂……她红了脸。

  当然,她以后对别人这样说,当时我把他从河里拖出来,使劲掐他的人中,他就醒了。

  这个男人,就是大雨,也就是我,那救我的女人,叫叶红莲,是水镇刘家刘大鹏未过门的媳妇叶红莲。

  真的,我对以前的事情完全不记得了,也没有必要去记起来。

  可怜的人,你就在水镇住下了,不记得了,就别记了,记不得也好。水镇的人们说。

  我在水镇落了脚,带领人们致富,带领他们搞新科技,我没了记忆,但是我对这些东西无师自通,我怀疑自己在失去记忆之前,是个农业科学家或技术员什么的,我教村民种大棚蔬菜,以前冬天没有的新鲜瓜菜,茄子、白菜、萝卜、番茄,现在全有了。我做大棚的时候,村里的人们都来围观,大家心里充满了新鲜、好奇,还有一丝不屑,还有当初那个救我的美丽女子——我知道她叫“红莲”——我亲自锄地,亲自撒种,亲自施肥,等过了半个多月,菜苗勇敢地从土里长出来的时候,整个水镇的人都惊呆了。

  后来,我教他们种蘑菇,教他们培育果苗,教他们用饲料养鸡,教他们科学养猪……

  我成了水镇人的大救星,只一两年,翻个身的功夫,水镇变了模样,水镇人,不管哪个季节都可以出售新鲜的蔬菜,两三个月鸡鸭就可以出笼卖了,玉米大豆高粱丰收了,水镇人开始建房子、买汽车,甚至修公路了,先是弹石路,接着柏油路铺到了家门口。这一切变化,感觉像是做梦,又像是变魔术,连水镇人都不敢相信自己,这一切,就因为有个叫“雨”的男人,从天而降的男人,他们说,这是上天派给他们的神。

  来水镇久了,很多人都来问我,雨呀,你有媳妇了吗?

  我记不得了。

  哦,那应该找一个啦。

  媒婆们踏破了门槛,附近几个村子好看的女子都来说过媒,可是,我没有心动。

  他们不知道,我爱的是红莲,我爱她。

  是她给了我生命,是她在我心里播种下了爱的苗,并且让这颗爱的苗生长,长成苍天大树。

  我留在水镇,一方面我喜欢水镇,喜欢这里的风景,喜欢这里的山水、牛羊,另一方面,我喜欢她,想着她,爱着她。

  有一天,我去她的家里,看到她家的池塘里赫然开放着一朵莲花,熠熠生辉,艳丽夺目。

  这是……我呆住了。

  喏,这是带你来的那片大叶子长出来的,她笑容中带着一丝羞涩。

  哦,我的天哪!这朵莲花太美了……我惊叹道。

  这叫莲花?

  是的。

  真好,我名字也有个莲字。

  你能好好照顾这株莲花吗?别让它死去。

  好的,我会尽力。

  红莲的婚期近了,过了腊月,男方家已经来催了,叶红莲的父母再也没法拖下去了,明年二月,她就要出嫁了。

  嫁了吧,你都二十四了。

  我还不想嫁呢。

  不想嫁也得嫁,是你答应了人家的,婚姻大事,丝毫不能含糊的。

  大雨在井台上遇到了红莲,其实那时候每家人都有自来水了,但是还是有人习惯去井台上打水,她也是其中一个,井台的水清、凉,有人气,不像自来水管里出来的水,死气沉沉的,喝不出味道来。

  红莲咳嗽了一下,说,我要结婚了。

  嗯。

  我明年二月就结婚,嫁过去了。

  嗯。

  他低着头,脸上没有表情,

  晚上你来三里路,我等你。

  三里路是一个地名,因为在离村庄三里的一个地方,所以叫三里路。

  天黑下来的时候,我拿了一把电筒,走出家门,一直朝村庄外走去,村庄渐渐被甩在身后,夜静悄悄的,好像隐藏着许多秘密。

  你来了,她站了起来。

  嗯。

  雨。

  嗯。

  我要结婚了,年过了以后。二月就结婚。

  你说过的。

  我不想结婚。

  为什么?

  不知道,遇到你之后我就不想结婚,以前不这样的……我稀罕你。

  大雨心里一慌,电筒差点落到地上,

  我们坐在田野里,四周静悄悄的,三里路不会有人来。

  那朵红莲叶漂下来,你睡在上面,我救了你,你睡着了一样,吓了我一跳……哎呀,我老想以前。

  那朵红莲,好看吗?

  是好看,谢谢你的红莲——你带来的。

  我也要谢谢你,红莲,是你救了我。

  应该的,我想的,她脸红了,她想到了救他的时候,她亲了他的嘴,幸好在夜里,没有人看到她的脸。

  你冷吗?红莲。

  有一点。

  那你抱紧我吧。

  红莲双脸发红,伸开双臂,紧紧抱紧了雨,雨的心跳骤时加快,把手伸进红莲的身体里——宁静的夜里,大雨的雨滴让红莲的花朵更加娇艳了……

  红莲,你别嫁过去好吗?我娶你。

  不行。

  为什么?

  我答应别人了,答应了的事,绝对不能反悔。

  那我们……

  我们……我们来生吧……

  过了腊月,男人家带着聘礼来了,两家人坐在一起,商量婚期。

  到了二月,红莲就嫁过去了,嫁到男人家里了。

  办酒席那天,大雨喝醉了,他跑到红莲娘家里,那朵莲花正在萎缩。

  男人也喝醉了,第二天早晨,男人打了红莲,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以后,男人喝醉了,总会打红莲。

  他打你了吗?有一次在井台上,他问。

  没有。

  我看看你的手都……

  你别碰我,她匆匆走了。

  第二年十月,红莲生下了孩子,女的,小名叫爱莲。

  按照惯例,孩子满月那天,应该请人喝满月酒的,男人没请人,亲戚朋友自动来了几个,最终男人喝醉了,喝醉了以后胡言乱语,最后跳进自家池塘里,把池塘里的莲花使劲拔了出来,拔了一朵又一朵,红莲去劝,他把她按到水里,她被水呛到了。她对她男人大声说,这是圣花,是灵花,要是触动了它,会遭罪的。

  我管它呢,小贱货,男人骂道,从池塘里上来了。

  二〇一一年,北方大旱,水城大旱,水镇大旱。

  所有的蔬菜死亡,所有的果树死亡,鸡鸭鹅群死亡。卡车拉着一车一车死去的鸡鸭鹅狗牛羊去掩埋,空气里散发着腐臭的味道,蔬菜叶子焉了,果树叶子焉了,到后来,蔬菜干枯而死,果树的枝条干枯,也死了,大地好像是被大火烧过一样。

  水镇三千人的喝水成了问题,人们每天想着的就是喝水喝水,人们的喉咙里好像着了火一样。他们一看到水,就像狼看到了鸡。

  河里的水用干了,井水用干了,池塘里的水也用干了,村里出动摩托车、拖拉机、卡车,带着成百上千个水泵到处找水,成百个水泵“砰砰”作响,闹着革命,发出巨大的声响,像是唱着空肚子歌。

  巨大的车队向邻镇进发,浩浩荡荡,一路烟尘,几天后,邻镇在路口设了路障,不让拉水的车子进去了,他们的水井也差不多见底了。

  水镇拉水的车队绕过邻镇,浩浩荡荡地北进,地上尘土飞扬,忙活了一整天,花费了很多汽油,得到的水比汽油还少。

  来水了,来水了,一声喊叫,出去找水的车队刚进村,三千号人挤在车队面前,黑压压的一大片,人们像讨饭的人,有拿着桶的,有拿着碗的,还有拿着瓢的。

  慢慢来,慢慢来,要相信镇党委,要相信我们,谁都有水喝,镇长扯开嗓子,大声叫喊,他的声音那么沙哑,大家心里明白着呢,很多水泵是空的,人们越来越挤了。

  每个人一瓢水,谁都不能多分,排好队,分到水的人回家去,镇长接着说。

  你个狗日的,敢偷喝我的水?

  谁偷喝你的水了?

  你就在我旁边,我旁边没有人,不是你喝的是谁喝的?难道是鬼偷喝的?

  我告诉你,你别诬陷好人,我没喝就没喝,喝了老子断子绝孙。

  狗屁断子绝孙,老子就要你还我的水。

  一个人把手里的桶打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另外一个人不甘示弱,奋起还击,把他手里的瓢打落,瓢里的水洒了出来。

  狗日的,偷喝了我的水还不算,还打落了我的水,这不是要我们一家人的命吗?老子跟你拼了。

  分水场面乱哄哄的,一发不可收拾,不一会儿,有人叫嚷起来,不好了,不好了,死人了,有人把刘大鹏打死了。

  红莲,你还在家里呀,快去看哪,你男人被人打死了。

  什么?

  你男人刘大鹏和别人争水,被人打死了。

  ……掩埋了男人后,因为滴水未进,红莲的脸苍白得可怕,脸上几乎没有一点水分了。

  只剩下这点了,给你吧,大雨走进来,给她一个小瓶子。

  我不要,她扭过头去。

  你就拿着吧,你不需要,孩子需要。

  她迟疑着接过来,他走到门口。听到红莲说,他们都说你聪明,你能干,你是我们村的大救星,你要是真能干,救救我们镇吧。

  干旱,整个世界都干旱。

  蜘蛛、蝗虫、红蚂蚁、蝎子成群结队出来,然后一只接着一只被渴死,被晒死,大地被太阳烤得爆裂,从裂开的缝隙,涌出血红的土壤,土壤里带着血。

  只剩下一桶水了,全村三千人只剩下最后一桶水了。

  镇长望着最后一桶水,看看黑压压的人群,一筹莫展。

  相信我,请大家相信我,只要这株红莲活过来了,我们村就一定会下雨,下雨就有水,有水咱们村就有了希望,各位父老乡亲们,请大家相信我,求你们了。大雨指着红莲家池塘里的那株红莲,对大家说。

  你那是搞封建迷信,有人说。说话的是水镇的饶得水,饶得水在某城读过高中,懂得一些科学文化,只是他懂的科学文化对他没有什么用处,他高中毕业后回家务农,干活比谁都会偷懒。

  是呀,封建迷信,人们附和道。

  请大家相信我,就相信我一次,只要这株红莲活过来了,我们村就一定会下雨,我有把握,大雨掷地有声地说。

  他像一座大山,跪在人们面前。

  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反正只有这些水了,分也没法分了,就相信他一次吧。

  要是能下雨,能救大家,试就试吧。

  要是不下雨,再宰了他不迟,先试试再说。

  谢谢,谢谢大家。大雨拎起水桶,踉踉跄跄地走到池塘前,池塘里最后一株大莲花已经干瘪了,像一个将要入土的老人。

  他抬起水桶,毫不犹豫地把最后的水倾泻下去,清水哗啦哗啦,没入莲花根部。

  所有的人都静止不动了,他们的血液已经被凝固在血管里,大家都被太阳烤得东倒西歪。

  怎么没有雨哇……怎么还没有哇。

  大雨慢慢站起来,一步一步向红莲走去,

  他拔出一把小刀,刀刃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只见一声尖呼,他使劲在手里一划,一股红色的鲜血喷涌而出,没入泥土。

  血如雨下。

  红莲瞬间绽放。

  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一丝幽咽和哀伤。

  你不要那样……

  大雨,你是我的雨……我知道,你爱我,你一直为了我,我也爱你,我等了你几百年了……

  她慢慢走过来,抱紧了我,饥渴的人们只看见一抹红衣贴近那个流血的男人,紧接着,天色顿暗,雷鸣电闪,噼里啪啦下起了大雨。

  瓢泼大雨……

本文来源:本站 作者:周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