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 > 拉祜文化 > 文学

灵秀之地 老达保

时间:2015/12/7 10:05:37|点击数:

一把吉他走四方,老达保以集体名义演绎山寨的传奇。

快乐拉祜美名扬,老达保以质朴的歌舞为族人赢得了荣耀。

老达保!一个普通的拉祜族山寨,一方灵秀之地,这里人人血液里都浸透着歌舞,他们一路踏歌而行。多年来,老达保人走南闯北,漂洋过海,上央视,进剧院,凭着对音乐的热爱,把拉祜人原生态歌舞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世人面前。

老达保隶属于澜沧县酒井乡勐根村,位于县城东南部澜沧至西双版纳国道214线旁,距县城约42千米。2014年末,山寨有114户人家,476人,几乎都能歌善舞,其中80%的人都会弹奏吉他。

登高远望,勐根坝子静静的躺在青山绿水的拱卫之中,仿佛是大自然有意为人们让出了一片宜居的宝地。坝子中田地井然,茶林掩映,众多大小不一的村落零散分布着。汩汩南根河从这里流过,沿途推陈出丰腴多产的层层梯田,滋养着一方的人们。在这一方天地间,田园、村落、河流美妙的组合在一起,成了一部田园交响乐,让人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

老达保就是这众多村落的其中之一,它坐落于坝子源端,坐北朝南。寨头翠竹树木郁郁葱葱,左右茶园碧波起伏,下角是一望无际的田园。走进老达保,一幢幢杆栏式吊脚楼井然有序的排列着,一道道宽阔石板路纵横交错的伸进家家户户,道路两旁花草树木风姿卓越,三者在这里和谐共生,相得益彰。当人们生火做饭时,村庄的上空弥漫起袅袅炊烟,带给人们一丝丝静谧和悠远,仿佛向人们娓娓诉说着古老故事。迎面走来的每个拉祜同胞,无一不露着纯朴友善的笑脸跟你打招呼,总给人一种熟悉、亲切、舒心的感受。一切似曾相识,不经意间让人拾掇起那份被遗忘在时间罅隙里的轻松与平静。

老达保——快乐拉祜唱响的地方!身临其间,犹如走进了音乐的海洋,走进了歌舞的天堂。歌舞中他们用吉他伴奏以弓箭、木制梭镖、哩嘟嘎等作道具,向人们展现耕作、织布、狩猎和男女青年谈情说爱等生产生活场景。

吉他伴奏是老达保的经典曲目之一,演出时不管男女老少,人人抱着一把吉他有规律的排列队,伴着吉他引吭高歌。歌词丰富多彩、朴实纯真,歌声优美动听、气势磅礴、翻山越岭,吉他声浑圆厚实、余音缭绕。说起老达保那么多人会弹吉他,有这样的一个故事:据说,1984年,既不识谱也不认字的村民李石开卖掉家里的一头猪,用60元买来了一把吉他开始练习。当李石开学会弹吉他后,他就教给了妻子。妻子虽然也是文盲,但对吉他也很入迷,劳作之余她就喜欢弹吉他。后来,他们还把吉他弹奏技艺教给了女儿、儿子,而他们的女儿就是《快乐拉祜》的创作者李娜倮。就这样,你传我,我传他,上一代传下一代,丈夫传妻子,哥哥姐姐传弟弟妹妹,老达保,竟然形成了家家户户、男女老少弹吉他的局面。

芦笙舞和摆舞是老达保的传统舞蹈,也是他们的精神家园。表演时队形变幻无穷,不受环境、时间、人数的限制,少则三五人、多则几百人,人们踏地而舞,吹口便曲。芦笙舞以模仿动物的动作为特点,人们边吹着芦笙边跳舞。脚上动作有踮、跃、划、踢、跳、摆、转等等,把动物的行走、奔跳等动作模仿得惟妙惟肖。双手十指掌控着芦笙的音节,头部或仰或俯,仿佛拜天探路,又似向大地叩首。曲调时而细腻优雅,时而粗犷狂放,起起落落,抑扬顿挫,舞者如痴如醉,情感尽在优美曲调和豪迈舞步中得到升华。摆舞以敲击铓鼓为节拍,以效仿生产劳作、妇女针线活为舞蹈,步伐结合节拍的快慢变化而翩翩起舞。从耕地播种到秋收冬藏,从纺线织布到缝衣制包无不展现得绘声绘色,神形兼备。

响篾演奏也是拉祜族古老的传统技艺之一,演奏时嘴唇呈0字型,左手捏着响篾柄端,把中间的发声舌横在0字中间,右手大拇指有节奏的扒击另一端。或哈气或吸气,用或进或出的气流控制响声的高低。扒击的快慢与哈吸气的节奏高度统一,曲调或疾或缓,或紧或舒。细听他们演奏的打猎曲,时而仿佛听见打猎队伍上山的脚步声,时而仿佛听见猎物蹿林的疾步声,时而仿佛听见猎狗追赶猎物时急促的呼吸声。再听他们演奏的恋爱曲,那曲调悠扬、温婉、清脆,时而仿佛看见花前月下恋人相依相偎,时而仿佛听见清风竹蓬在私言蜜语,陶醉在“阿哥阿妹情意长……”的心曲中,久久不舍别离。

拉祜族的哩嘟嘎有四孔的,五孔的,还有六孔的。四孔的是秋天稻谷成熟时在田地里吹奏的,以驱赶来破坏庄稼的鸟兽之用。五孔的是牧童放牛时吹奏的,以用来消遣青涩的时光。六孔的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时吹奏的,以表达青年男女的爱恋之情。

在每年的收谷归仓之后,就进入了拉祜族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季节,直到来年的春耕播种。在这个浪漫的季节里,拉祜小伙们成群结对的到另外村寨里去串姑娘。临行前他们装备好芦笙、哩嘟嘎。当走出自己的寨门之后,他们一路上就吹奏哩嘟嘎,以呼唤沿途劳作的姑娘们来应和。当到达目的村寨的寨边时,他们又吹奏哩嘟嘎,目的是告诉寨里人我们来了。拉祜人谈恋爱是在姑娘家里的火塘边父母面前开始的,当小伙子来到姑娘家里之后,就在火塘边吹奏起芦笙以展现自己的技艺,交流情感,以赢得姑娘的好感。等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小伙子会自动离开,好让姑娘的父母睡去。当夜深人静后,小伙子就到吊脚楼下姑娘床位的相应位置,取出芦笙吹奏起来,以呼唤姑娘出来与自己相会。情意绵绵的笙音一声一声敲打着姑娘的心灵,声声催促着幽会的脚步。

未曾听过老达保的歌,未曾看到老达保的舞,有谁能够想像一个边远的山寨,会有这样的艺术技艺?据说在几十年前,有一批专家进入澜沧寻找电影《芦笙恋歌》的故乡,在县上有关人员的陪同下他们先后走访了几个拉祜族山寨。当他们走进老达保的那天,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们远远的听见吉他声,当他们走去一看时,原来是一名妇女在家里自娱自乐的在弹吉他。专家们觉得很好奇,就说明来意邀请她再弹弹,那妇女边弹边唱,越唱越来劲。后来随着从田地里回来的村民的不断加入,专家们越听越入迷,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最后他们连吃饭的事都忘了。自此,老达保人会弹吉他会唱歌的消息便被口口相传,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后来,有关专家在他们原有的基础上不断挖掘提炼,他们自己又不断的总结经验,吸纳外面的先进文化,从而形成了独具韵味的老达保风情。

他们就这样凭着对歌舞的热爱,以自己对生活的体验和感受,创作出了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其代表作有《快乐拉祜》、《实在舍不得》、《打猎歌》、《新年在一起》等。芦笙舞有老鹰舞、马鹿舞、老母鸡抱蛋舞、风吹谷子倒舞等套路,摆舞99套。还自发组建了“老达保雅厄艺术团”、“达保五兄弟”组合、“达保姐妹”组合,并多次受邀到北京、上海、广州、广西、湖南等地演出,还漂洋过海到日本演唱。先后带着吉他走上了中央电视台、走进国家大剧院、上海大剧院、杭州大剧院演唱。参加了央视《魅力12》、《星光大道》、《倾国倾城》、《民歌·中国》、《我要上春晚》、《梦想合唱团》等栏目录制,还参加了中国原生态民歌大赛、上海旅游节、中国桑植民歌节、昆明国际旅游节、中国原生态民歌展演等一系列文化活动,到全国各地展示了拉祜文化的独特魅力。2006年老达保被列为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2007年,李扎戈、李扎倮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名录,这里还有省市两级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传承人各2人;2011年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的批示,老达保成为澜沧县新建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牡帕密帕》保护传承基地之一。李娜倮作为拉祜族原生态音乐人的代表当选为中共十八大党代表。中央电视台《乡土》、《走遍中国》栏目也相继走进了老达保,并拍摄了相关的视频。在全国“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魅力新农村”十佳乡村评选中,老达保从100个初评推介入围乡村中脱颖而出,获得了“第四届新农村电视艺术节—魅力新农村”十佳乡村荣誉称号。就这样,老达保成就了“一把吉他走四方,快乐拉祜美名扬”的传奇。

其实,达保原本是一个人的名字,只因当年他带领族人开辟了这个寨子,而变成了这个寨子的名称。它的原址在今天同村的邦利村民小组后山,距现址约有5、6千米。开寨后不知过了多少年,由于人口的不断增加,他们分成了两个寨子,新分出去的叫新达保,现址在村委会的南面约2公里的地方。留下的自然就叫老达保了,不知又过了多少年,到了1970年他们也搬迁到了这交通便利、生活适宜的现址。在他们的原址上至今还保留有几间茅草房以做农活时备用,当年先人栽种下的竹蓬至今还郁郁葱葱。

虽然村庄搬迁了,但老达保的农地林地仍然还在原址。在十几年前,这里的交通条件不是很好,经济来源又短缺,老达保人还住在简陋的茅草屋里,还在靠步行去农地里做农活。由于路途较远,在农忙的季节里老达保人就夜宿在农地的窝铺里,早出晚归的劳作,十天半月都难得回一次家。就在那样的日子里,他们总有一把吉他带在身边,消遣那辛酸的日子。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社会的不断进步,今天这里通了路、通了电、通了水,通讯畅通,还有了户户通,人们纷纷种茶、种甘蔗、种树,渐渐的改善了经济条件。老达保人家家住进了崭新的吊脚楼,看上了电视,买起了手机,买起了摩托,去地里做农活砍柴已不再像当初一样步行了。但是一把吉他,一个芦笙依然不离手,歌舞已经成为了老达保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难怪老达保拥有了如此多的赞誉。

拉祜族是古羌人群的后裔,原本居住在青藏高原过着游牧生活,后来为了逃避战乱拉祜人的祖先纷纷迁徙到云南、缅甸等地,途中逐渐由游牧民族向农耕民族转变。千百年来,一路追赶太阳而来,一代又一代的拉祜人与大山为伴,以狩猎为生。拉祜!因此得名。在长期的迁徙生活中,他们已经习惯了以青山绿水为邻,以花草树木、万物生灵为伴。长期与花草树木、飞鸟走兽为伍而萌生的生活情趣,已然化作点点滴滴,渗透在了他们的心灵之中,再经过他们的理解,提升为歌舞艺术展现在人们面前。

在他们的眼中每一个风吹草动都是音乐的动感,每一个飞禽走兽的姿态都是他们模拟的对象,每一个生产劳动的过程都是他们创造歌舞的源泉。久而久之,歌舞已经成了他们的精神力量,成了他们在艰辛生活中劳逸结合、谈情说爱的情感依托。你听他们在唱:“拉祜拉祜拉祜哟,快乐拉祜人,拉起手来围成圈儿,心儿贴着心。拉祜拉祜拉祜哟,快乐拉祜人,幸福吉祥吉祥幸福快乐到永远……”你看他们的芦笙舞,把不同动物的动作模拟得惟妙惟肖。你再看他们的摆舞,每一个步伐,每一个手势,都反映出了拉祜人生产劳动中的情节。你再听他们的芦笙、响篾、哩嘟嘎演奏,把狩猎、劳作、儿女情爱表达得细细入微。

老达保的歌舞既有山一般的浑厚,又有水一样的柔美,仿佛是由青山绿水直接幻化而来的一般。热情洋溢的歌舞,承载了老达保人太多对大自然的依恋,和对生产劳动的热爱。对老达保人来说,歌舞不仅是他们精神情感的依恋,更是寄托了他们对祖先迁徙史的怀念和对传统文化的守望。在老达保,似乎每个人都是歌舞艺术家,每个角落都令人遐想,不经意间你会发现,在这里,生活和歌舞,自然与艺术之间早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他们诙谐而调侃的说:“拉祜人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会唱歌。”说“拉祜人如果离开了歌舞,心里会觉得少了很多东西。”

千百年来,老达保人在辛苦的劳作之余亦歌亦舞,既弹又唱,以庆贺丰收、表达喜悦,把心中美好的景象全部融和在了歌舞之中。把传统的文化艺术、民风民俗展现得淋漓尽致,诠释着一个民族的生活态度和精神追求,也向人们展示着生活的多姿多彩。如今,老达保人已经习惯了既是农民又是演员的生活,当手持农具时他们个个都是地地道道的耕作农民,而当手握乐器时他们个个又都是出色的歌者舞者;当走向田地时他们个个都是不折不扣的庄稼人,而当走上舞台时他们个个又都是能歌善舞的演员。当走下舞台卸妆之后,他们依然还是普普通通的拉祜山民,依然还是回到家里为人父为人母,为人夫为人妻,为人媳为人婿,为人子为人女,并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生产劳作的平凡百姓。

今天,老达保已经成为了一种文化的符号,一种文化的载体。目前,县委、县政府正在建设一个以老达保为中心,建设覆盖全村的哈列贾(HALEJA)乡村音乐小镇。此刻,大家脸上洋溢的是幸福,是喜悦,是对未来生活的自信和向往。

本文来源:本站 作者:赵江城